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培福的博客

每一天的内容

 
 
 

日志

 
 
关于我

知足常乐.身心健康.与时惧进.八十岁学吹鼓手,青年时只会埋头拉车,老了喜书法,门球,上网,摄影为四大法宝。我是四真牌的真面孔,真年龄,真姓名,真籍贯.

转发段王爷【汉办】  

2018-07-07 05:37:57|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8.06.20 段王爷 阅读 427


你不知道的事 - 肖蔚汐


转发段王爷【汉办】 - 郭培福 - 郭培福的博客
  “汉办"的全称是国营汉丹电器厂驻武汉办事处。它是汉丹厂人在武汉的驿站,是我们在湖北省会活动的根据地。
很多汉丹厂人记忆中的汉办就是座落在汉口六渡桥附近民主一街的那个四楼,其实汉办是经历了数次重大调整变迁的。下面我就简单介绍一下各个时期汉办的驻址和工作人员情况。


转发段王爷【汉办】 - 郭培福 - 郭培福的博客
转发段王爷【汉办】 - 郭培福 - 郭培福的博客
  1966年至1968年的汉办位于武汉市武昌区付家坡湖北省机械工业厅四楼。工作人员有:曾绍宏(主任),陈春莲、刘楚昌、陈冬升、李青春、梅祥鹏。
1969年至1970年的汉办搬迁至武汉市江岸区黑泥湖省国防工办物资仓库。工作人员有:曾绍宏(主任),陈春莲、陈冬升、彭文金、张新宽。
1970年至1973年,汉办搬迁至武汉市江汉区老通城一带出租房。工作人员有:彭文金、陈冬升、张新宽。
1974年经过省国防工办与武汉市政府协调,在位于武汉市中山大道六渡桥前进二路民主一街武汉市第一中学对面划拨了一块土地,由汉丹电器厂,卫东机械厂,江北铸造厂三个三线军工厂联合盖了一栋驻武汉办事处楼房,一楼当时为仓库和停车场,二楼为卫东厂驻汉办事处,三楼为江北厂驻汉办事处,三楼为汉丹厂驻汉办事处。这个办事处为汉丹厂自建房,至此,汉丹电器厂终于有了固定的,自己的办事处,一直经营至今。工作人员众多,依时间顺序分别为:吴子旺(主任),陈冬升、盛其良、舒仁惠、刘人贵、宋凌庆、梁爱莲、周士宗(主任),周成寿、叶方平(主任),蔡玉珍、雷杏姣、金红、包红霞、徐胜强(主任)。
转发段王爷【汉办】 - 郭培福 - 郭培福的博客
转发段王爷【汉办】 - 郭培福 - 郭培福的博客
  早期的汉办在汉丹厂占有绝对举足轻重的地位,当时是计划经济时代,汉丹厂所有的生产原材料和生活用品全部由省政府划拨,再由汉办组织采购和运输,源源不断的从武汉日夜兼程的运到襄樊市汉丹电器厂,可以说当时的汉办是所有汉丹人的经济命脉,是重中之重。正是因为当年汉办所有工作人员夜以继日,挥汗如雨的拼命工作,才保证了我们汉丹厂区这个大后方生产按时完成任务,工作井然有序,职工安居乐业。
很多汉丹人可能早己对汉办记忆模糊了,甚至对我今天专门写一篇关于汉办的文章不屑一顾。那只能说明你的无知和可悲,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早期的汉办养育了我们汉丹厂的每一个人,没有汉办,就不可能有我们每个人幸福的今天,我们每个人从生到死都始终应该对汉办怀有一颗感恩的心!
还记得早期武汉市生产的大桥牌奶粉吗?因为当时产量低,在武汉市都供不应求,汉办的工作人员拿着省政府对三线厂的特批文件,每天凌晨两三点钟就要去武汉市奶粉厂排队购买奶粉,然后加班加点运回襄樊市汉丹厂,分发给所有有哺乳期孩子的家庭,你们难道真的忘了吗?我现在闭着眼睛还能记得当年的情景:用刚烧好的开水倒进装着奶粉的碗里,拿着一个勺子来回的搅拌,那时的奶粉不太容易化开,不停的搅拌还是会有结坨现象,但那种纯香的原始的牛奶味却是现在任何进口和国产奶粉不可能比拟的。我每次不等冲好的牛奶放凉,就迫不及待的一饮而尽,嘴巴上糊了一大片浓浓的奶渍,脸上写满了笑意。总算想起来了吧?现在照照镜子里快两百斤的你,没有当年的汉办,你能长的如此迷人吗?
记忆好点的人应该还记得当年那种特别大一刀一刀的有点粗糙的红梅牌卫生纸吗?它可是那年代你讲不讲卫生的重要标志,擦手,擦嘴,擦屁屁,包饼子和油条吃,一样也少不了它。这也是汉办的工作人员从武汉采购回来后再由小卖部卖给所有汉丹人的。还有油盐酱醋茶,药品和粮食,几乎所有的生活用品全是由汉办负责采购和运输的。一直到计划经济结束后,襄樊本地的物资逐渐丰富起来后,汉办才结束了对汉丹厂输血的历史使命。但汉办负责与湖北省国防工办和有关职能部门的业务联系和接待因工作需要到武汉出差的汉丹厂职工,这两个重要任务还持续了很长时间。
转发段王爷【汉办】 - 郭培福 - 郭培福的博客
转发段王爷【汉办】 - 郭培福 - 郭培福的博客
  我对汉办有种特别亲切的感觉,我记忆特别深的是我5岁时爸爸出差带我第一次住在汉办。当时爸爸是汉丹厂供应科的,经常到武汉出差为厂里购买生产所需的原材料。那天我们是开着一辆老解放卡车去的武汉,司机是厂车队的武师傅,年纪大一点的叫他小五子,年轻的都叫他武哥,东北人,讲义气,人缘好,开车技术特别棒,我爸爸非常喜欢和他一起出差。
我们是下午到的,到汉办爸爸洗了一把脸就和武哥准备到武昌去办事了,把我一个人丢在房间里,交待我不要到处瞎跑就走了。一直到晚上天黑了很长时间爸爸他们还没回来,可怜5岁的我,午饭和晚饭都没吃,而且第一次出远门,谁也不认识,又饿又怕的我在房间的床上趴着哭了起来。当年的老主任吴子旺听见了我的哭声,赶快推开房间的门看是怎么回事,知道原因后马上在厨房给我炒了一碗花饭端过来给我吃,我立刻不哭了,狼吞虎咽的吃起来,吴主任一边露着两颗大鲍牙笑着,一边摇着头说:这个老黄啊,干革命连儿子也不要了。
后来长大我工作很多年了,汉办的主任换成了我七车间的老领导叶方平叶叔叔,还有他的爱人蔡阿姨也调到汉办工作了。叶叔叔是我一生的恩人,当年就是他把我从九车间调到七车间做模具钳工的,还把在外面比赛得过无数奖的张明德安排给我当师傅,希望我学好技术,做一个对国家对汉丹有用的人才,可惜我让他失望了,我在七车间并没呆多久就办停薪留职离开了,走的时候叶叔叔还非常的不理解,直到多年后汉丹厂垮台了,我在汉办又碰见了叶叔叔,他慈祥的看着我说:三三,你当时出来的早还是搞对了。每当我想起这个场面,眼泪就止不住的流下来了,那时的长辈都巴不得我们好,我们有一点出息他们就象是自己儿子一样高兴。我总觉得我这辈子欠叶叔叔太多太多,根本没办法报答。
转发段王爷【汉办】 - 郭培福 - 郭培福的博客
转发段王爷【汉办】 - 郭培福 - 郭培福的博客
转发段王爷【汉办】 - 郭培福 - 郭培福的博客
  所有汉丹人从襄樊出发,怀着各种目标和期望来到武汉,下车了第一件就是风尘仆仆往汉办赶,穿过前进二路,走上民主一街,走进汉办那个狭窄的单元走廊,马上有一种如释负重的感觉,一种在异乡马上要见到亲人的感觉。三步并做两步的爬上四楼,看见了自己厂里汉办的工作人员,看着他们充满善意的笑脸,顿时有了一种特别心安,特别踏实的美好感受。
早期去武汉是让人非常欣喜的事,汉办自然是汉丹人欢乐的海洋,每个不期而遇的人互相惊喜的打着招呼,嘘寒问暖。向汉丹工作人员打听一下自己要去办事或者购物的地点,叔叔阿姨们都会耐心解答,甚至画个草图给你。
第二天清晨,起个早床先到前进二路过个早,紧挨着老万成酸梅汤的那家热干面就非常地道,一个头发往后梳的一丝不苟的很瘦很干净的老爷爷熟练的下着面,再配一碗蛋酒,嗯,大写的满足!再溜达到清芬路买一双皮鞋,在六渡桥桥西商场买一件衬衣,快要结婚的小两口肯定要去中心百货买一套西服和一些金手饰。有闲心的还可以逛一逛民众乐园。这些当年汉口的地标都离汉办不远,汉办真是汉丹人在汉口的一块风水宝地。
辛苦跑了一整天,汉丹人 大包小包的赶回汉办天基本上也黑了,互相看一下对方买了什么又便宜又好的东西是永恒的话题,然后拉拉家常,有的还凑在一起打打小麻将,真是其乐融融,场面温馨。汉办,我们远方的家,我们永远的亲人。
转发段王爷【汉办】 - 郭培福 - 郭培福的博客
转发段王爷【汉办】 - 郭培福 - 郭培福的博客


  汉办现在己经不属于我们所有汉丹人了,它在汉丹厂改制时以两万四千元(不要怀疑自已的耳朵,整个在寸土寸金省城武汉的汉办只折算了两万四千元。由此可见,我们汉丹电器厂当时是以一个怎样的方式被买断的,我突然好想念崔永元啊。)比白菜还贱的价格卖给了现在汉丹厂的当权者,这个我们所有汉丹人举全厂之力在武汉市中心的中心建造的职工之家,这个有着两个门面,整个三楼面积达337.97平方米的我们所有汉丹人的共同财产,代表汉丹几代人的精神家园,就这样在没有得到任何一个汉丹厂职工的同意下永远的不再属于我们了。
我们汉丹人一直有一个永远解不开的谜题,为什么当年的厂领导经营不善,把整个厂搞垮,然后以不可思议的,极低的价格买断汉丹厂,私有化后还是这群人,为什么又能让这个厂迅速起死回生,私人赚的盆满钵满?到现在仍拖欠着老职工十几年的工资不发还那么的心安理得。请哪位有大智慧的领导告诉我们这是为什么?我们到死的时候能有一个正确答案吗?
转发段王爷【汉办】 - 郭培福 - 郭培福的博客
转发段王爷【汉办】 - 郭培福 - 郭培福的博客
  现在的汉办马上就要拆迁了,只留下金红一个人留守善后。曾经充满朝气和笑声的汉办寂静无声了。它象一位风烛残年的老人静静伫立在那里,仿佛在回忆自己以往的峥嵘岁月,亦或是在等待它生命的下一个轮回……
转发段王爷【汉办】 - 郭培福 - 郭培福的博客
转发段王爷【汉办】 - 郭培福 - 郭培福的博客


转发段王爷【汉办】 - 郭培福 - 郭培福的博客

 

 
转发段王爷【汉办】 - 郭培福 - 郭培福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89)|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