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郭培福的博客

每一天的内容

 
 
 

日志

 
 
关于我

知足常乐.身心健康.与时惧进.八十岁学吹鼓手,青年时只会埋头拉车,老了喜书法,门球,上网,摄影为四大法宝。我是四真牌的真面孔,真年龄,真姓名,真籍贯.

网易考拉推荐

转发【段王爷】汉丹厂,我永远的家  

2018-05-21 05:46:47|  分类: 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汉丹厂,我永远的家

汉丹厂,我永远的家 - 郭培福 - 郭培福的博客

 郭培福注.看到此文后我立刻感到此后生可敬,为汉丹有这样“德艺双馨”子弟而自豪,这是汉丹的光荣,汉丹的一代心声.我下决心查访,经过努力此作者是;段王爷.我们相见了,虽在身边几十年.确实是头一次面对面.有仙人掌陪同.我激动泪如雨下.经过交流.成了忘年交.发表此文.加上我的有文字的配图.


  每次你离开,我都想拨开人海去见你。春天也想见你,秋天也想见你,冬天也想见你。有一天,我会在你不知道的地方死去。 和每一个循环往复却飞快终焉的夏天。
——绿川幸《萤火之森》

汉丹厂,我永远的家 - 郭培福 - 郭培福的博客

                                         左一为金家鼎,左四刘文洲,右四为郭培福

汉丹厂,我永远的家 - 郭培福 - 郭培福的博客

 

 

 

汉丹厂,我永远的家 - 郭培福 - 郭培福的博客
汉丹厂,我永远的家 - 郭培福 - 郭培福的博客

 
汉丹电器厂是一个老三线厂,老职工都来自祖国的各个地方。那是一个怎样的单位呢?早期的汉丹厂是个世外桃源,有山有水,有足球场,电影院,食堂,理发店,洗澡堂,供销社,医院,幼儿园,冰棒房,开水房,甚至有专门蒸饭的地方。俨然一个小王国,我那时候的心愿就是永远呆在汉丹,哪儿也不去。

汉丹厂,我永远的家 - 郭培福 - 郭培福的博客

汉丹厂,我永远的家 - 郭培福 - 郭培福的博客

汉丹厂,我永远的家 - 郭培福 - 郭培福的博客
汉丹厂,我永远的家 - 郭培福 - 郭培福的博客

汉丹厂,我永远的家 - 郭培福 - 郭培福的博客

 


  那时候我们每家基本上都有三个孩子,每天打打闹闹,亲亲热热,没有什么象样的玩具,但捉蜻蜓,翻螃蟹,上山摘野枣,采松果,拔地菜,甚至玩泥巴都让我们有着无比单纯的快乐。不象现在,无尽的欲望让我们疲惫不堪,更没有安全感。
汉丹厂,我永远的家 - 郭培福 - 郭培福的博客


  这就是我的第一个家,一排小平房,水管在房子外边,冬天刷牙洗脸寒冷刺骨,但它是我最感幸福的整个童年,屋后有葡萄树和一大片菜园,我小时候什么菜都种过,那时候的西红柿和黄瓜口感真好,现在想起来还咽口水。房子最左边有一棵参天大梧桐树,我小时候天天都要爬上去几个来回,左边第一家住的是张天兰,第二家是余淑萍,我的青梅竹马。每个黄昏,我牵着她们的小手从山上走来,笑声划过天际……
汉丹厂,我永远的家 - 郭培福 - 郭培福的博客
  那个时侯邻里之间的关系非常好,大人的收入都差不多,也没有什么可攀比的。最喜欢过夏天,大人把房前的地都扫的干干净净,洒上水,每家每户都把竹床搬出来,再搬个小餐桌,把饭菜都端出来吃,小孩总觉得别人家的菜好吃,抱着自己的碗一会儿串到这家,一会儿串到那家,我们都是这样吃百家食长大的。
汉丹厂,我永远的家 - 郭培福 - 郭培福的博客
  最好的游戏是和涂军,邓玉华,天兰,余淑萍,黄永刚玩踢盒子,一个人找,其它人躲好了不让他(她)找到,一个小铁盒踢出去,大家都笑声震天的跑出去找认为最安全的地方藏起来,找的人闭上眼睛数二十下,就象找宝藏一样去找遍每一个棚子,每一户人家,每一个拐角,每一个树丛。说实话,那时侯天天就盼着赶快天黑,大家赶紧吃完饭聚在一起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真的不想长大!
汉丹厂,我永远的家 - 郭培福 - 郭培福的博客
  这是我四岁时摔跤的将军楼,小时候家里条件不好,每次摔坏了东西父亲都会打我,那天我鬼使神差的不老实呆在家吃晚饭,抱着饭碗一边吃一边和小伙伴在这条走廊上疯打,结果从一个没了柱子的地方被挤着向一楼摔下去,当时我只有一个念头,把碗抱紧千万别把碗摔破了,要不回家又要挨打了。然后眼前一黑晕过去了。等醒了才发现己经在市中心医院了,摔破的碗把我下巴给割破了,伤口深的吓人,整整缝了三十六针,直接给我长大当中央电视台主持人的理想弄破灭了。
汉丹厂,我永远的家 - 郭培福 - 郭培福的博客
我人生有两次最深刻的美好记忆,一个是小时候第一次喝健力宝,一拉罐的,一打开,嗞嗞响直冒汽,一大口喝下去,天哪,怎么会有这么好喝的饮料,而且气直往鼻子上钻,那种体验,太刻骨铭心了。
还有是第一次用蜂花的洗头膏洗头发,姐姐买回来的,用了非要给我洗,之前全厂的人洗发洗澡都是用老肥皂的。当洗头膏滴在我头上,一揉搓,泡沫特别多,而且那香味别提多好闻了,洗完冲干净等头干了以后觉得根本没头发了,那种轻松感太奇妙了。我一度怀疑那洗发膏是不是也特别好吃。
汉丹厂,我永远的家 - 郭培福 - 郭培福的博客

 

 

 

 

 

 

汉丹厂,我永远的家 - 郭培福 - 郭培福的博客

 

汉丹厂,我永远的家 - 郭培福 - 郭培福的博客

 

汉丹厂,我永远的家 - 郭培福 - 郭培福的博客

 

汉丹厂,我永远的家 - 郭培福 - 郭培福的博客

 

汉丹厂,我永远的家 - 郭培福 - 郭培福的博客
 

 

汉丹厂,我永远的家 - 郭培福 - 郭培福的博客

 

汉丹厂,我永远的家 - 郭培福 - 郭培福的博客

 
不知不觉就该上学了,报名第一天妈妈给我穿了一身新衣服,还有新书包,我简直比过年还开心。但这跟我第一次见到黄志玲比起来几乎可以忽略不记。她站在刚建好的学校的花坛前,异常干净的笑着,阳光透过云松逆光照在她的身后,真的象天使的光环围绕着她。我看呆了,老师交待的所有事我都没听进去,命运注定我不可能是个学习好的学生了,因为我的心飞了……
汉丹厂,我永远的家 - 郭培福 - 郭培福的博客
  不想长大还是长大了,和发小们浑浑噩噩的飞快的混到上班了。妈妈给我买了第一辆自行车,永久牌的,凭关系开后门才搞到的,那种狂喜的心情现在人有辆奔驰也体会不到。还第一次烫了头发,每次出门都要在镜子前面倒饬半天,臭美。
汉丹厂,我永远的家 - 郭培福 - 郭培福的博客
  最幸福的一段时光飞逝而去,汉丹厂和所有的军工厂一样,由于经营不善,发不出工资了,我们从偏安一隅的满足突然跌落到人生的最低谷,我们突然连温饱都无法保证了。
在经历了彷徨无助,停薪留职,下岗买断。我们通过自己的奋斗终于挺过来了。
汉丹厂,我永远的家 - 郭培福 - 郭培福的博客
每一次的背景离乡都让人无可奈何,有位女同学对下面这张照片最有感触,她当时卖掉了本地的房子,抱着年幼的儿子和老公去外地打拼,去赌一个未知的将来,前方路在哪里,何时才能衣锦还乡。父母站在树后送别他们最小的女儿,长时间默默的伫立在那里,没有一句话,心里肯定和所有送子女出去打工的心声一样:是爸妈没本事,留不住你们,你们在外面吃苦,爸妈在家里担心流泪。何年何日我们一家人才能永远在一起啊。她当时嘴唇都快咬破了,泪水早已模糊了双眼。感谢上天,她现在过的很好,但是依然不能和父母朝夕相处,为了生活,我们都一样。
汉丹厂,我永远的家 - 郭培福 - 郭培福的博客
  汉丹厂,我永远的家,我和同学们都约好了,老房子会一直留着,我们退休了还回到汉丹厂养老,倦鸟知返,落叶归根。
我这辈子能想到最好的结局:就是站在汉丹的路边晒太阳,看花开花落,看人来人往。我风烛残年,你青山依旧……
汉丹厂,我永远的家 - 郭培福 - 郭培福的博客

汉丹厂,我永远的家 - 郭培福 - 郭培福的博客

 

汉丹厂,我永远的家 - 郭培福 - 郭培福的博客

 

汉丹厂,我永远的家 - 郭培福 - 郭培福的博客

 

汉丹厂,我永远的家 - 郭培福 - 郭培福的博客

 

汉丹厂,我永远的家 - 郭培福 - 郭培福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